豐盛新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豐盛新聞

豐盛財經新聞第十期

文章來源:本站 點擊: 發布時間:2013-11-11 11:11:00

信托,富過三代的奧秘

 

作為一種源遠流長的財產管理制度,信托在發達國家得到了廣泛運用,一些聲名顯赫的家族均把財富交給專業的信托機構來管理。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信托投資逐漸也成為財富人士首選的理財方式之一。

然而,在國內,信托只是作用一種以獲取投資收益為目的的短期投資行為,但在海外,信托的功能則更為豐富精彩。

 

公益信托是本色

英國是信托業的鼻祖。作為一種轉移與管理財產的制度,信托起源于中世紀的英國,但隨后在美國、日本等國得以繼受并迅速發展。在美國,信托適用的范圍極廣,領域甚寬,只要不違反法律及公共政策,可由當事人依據不同的目的創設各種信托,如教育信托、自由裁量信托、信用信托、慈善信托等等。

不過任憑信托如何海闊天空地發展,信托在它的鼻祖地始終沒有脫離其本色。歷史上,英國人就習慣于死后將財產捐獻給社會以弘揚宗教精神;現實制度中,英國也對公益性質的信托采用稅收優惠政策,以鼓勵人們將財產捐獻于公益事業。如今,隨著公益慈善活動在全球富人家族中的愈發流行,出于救濟貧困、救助災民、扶助殘疾人,發展教育、科技、文化、藝術、體育、醫療衛生事業,發展環境保護事業、維護生態平衡,以及發展其他社會公益事業等而設立的各類公益信托(亦稱慈善信托)也隨之在盛行全球。中國近年來也嘗試著推出一些公益信托產品,如華潤信托金推出的愛心傳遞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等。

1999年,美國首富比爾.蓋茨做出了令人震驚的舉動:他為改善貧窮國家的衛生保健,建立了170億美元的基金會,并且規定每年必須捐贈其全部財產的5%。到2003年,蓋茨和他的妻子已經為這個基金會投入了256億美元,占到他們現有財產的60%。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私人基金會。如今,蓋茨基金會關注面涉及艾滋病、結核病及非洲等落后地,其項目已推出了多個慈善信托基金,惠及美國各州和世界各地。

 

遺產信托是主流

雖然公益信托是信托是信托的本色,但就全球而言,財產繼承問題目前已成為全球利用信托的重要動因,換言之,遺產信托是當代信托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財產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卻往往會在財產的主人過繼后引發爭奪財產的大戰。其中最著名的可能要數龔心如遺產案。

龔如心生前與其家翁王廷歆曾就丈夫王德輝遺產展開過長達8年的訴訟,這宗“世紀爭產案”在 2005年最后由香港終審法院裁定龔如心勝訴。孰料,兩年剛過,龔如心病逝,留下近千億港元財產,關于她的遺產又展開了曠日持久的爭奪。商人陳振聰指自己持有龔如心2006年簽署的一份遺囑,并稱其為龔如心遺產的“唯一繼承人”;而由龔如心胞弟主持的華懋慈善基金則持有龔如心2002年簽署的遺囑,該遺囑聲明將絕大部分遺產撥入華懋慈善基金。直到2009年5月,龔如心遺產爭奪案終于才塵埃落定。
無獨有偶,香港大嶼山昂坪蓮池寺第二任主持圓行法師1989年圓寂后,遺下近2800萬港元資產,在去世前一年就決定成立慈善信托基金弘揚佛法,由于種種原因未果。自其1989年圓寂后,因多名弟子爭奪遺產,計劃一直擱置。

以上案例均表明一個事實:如果在龔心如和圓行法師在世時就設立一個遺產信托,不僅其去世后免去了眾多的糾紛,而且遺產的用途能完全執行其遺愿。

相比較而言,“肥肥” 沈殿霞就英明地得多。2007年10月,“肥肥”大病入院后,她已經秘密訂立信托書,將名下近億元資產轉以信托基金方式運作,并交由合法的信托人管理,一旦她不在人世,女兒鄭欣宜面對任何資產運用和工作等大事,最后決定都要有信托人負責審批、協助。為此,她確立了幾位遺產管理人,前夫鄭少秋是首選,其他人選包括陳淑芬、肥肥大姐和好友張徹太太。如此這番,可以避免閱世未深的女兒可能被他人所騙,保障了欣宜的未來生活。

難怪遺產信托在海外常被形容是遺產委托人從墳墓中伸出來的手,可以在死后繼續按其遺愿操控信托資產的安排,可以規定給后世子孫的獎助學金、創業輔導金或弱勢子孫生活補助金。
事實上,除了能保障自己的后代能過上好日子,委托人還能通過遺產信托可以避免繼承人因生活奢靡或不善理財而敗光家產。老話道:“富不過三代 ”,而遺產信托受益人可以不只是下一代子孫而是世世代代,讓后代子孫在其百年后還能得到庇蔭。

香港某財富管理有限公司的副總裁蔡爾達曾向記者介紹了這樣一個真實案例,香港曾有一位青年在獲得了一筆3,000多萬港幣的現金遺產后,揮霍無度,接二連三地換名車,結果在一年時間內就將3,000多萬港幣花個精光。如果贈予這位青年遺產的長輩選擇了遺產信托而進行有效的遺囑安排,這種不理智的行為即會受到信托的約束和控制。

海外避稅的有效載體

無論是公益信托還是遺囑信托,或者是其他種種類型的信托,在海外,信托作為財富管理的工具而存在。

眾所周知,在海外,信托是避稅的最有效的載體之一。

 


就以遺產稅為例,雖然,中國目前免征遺產稅,但在大部份國家,遺產要需支付遺產稅或遺產繼承稅。在美國,遺產稅采用統一的累進稅率,60萬美元以上征收遺產稅,最低稅率為18%,最高稅率為50%;在日本,繼承稅稅率共分13個檔次,從10%到70%;在意大利,實行混合遺產稅制,其征稅方法是先按遺產總額征收遺產稅,然后再按不同親屬關系征收比例不一的繼承稅……在國外,經常會發生有人繼承了價值連城的實物遺產,卻拿不出現金支付遺產稅,但如果通過設立遺產信托,這巨額的遺產稅就可以全額免單。

同樣,對于公益信托,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用公益信托形式來避稅已成為企業或個人投資理財的重要內容。比如,美國聯邦稅務法規定,為公益目的而設立的公益法人可享有多重稅收優惠,這些政策包括:公益信托的受托人可免繳所得稅;公益信托財產為土地、房產時,免征土地稅和財產稅。另外,設立公益信托,委托人也可享有稅收減免。
節稅效應是信托業務得以廣泛開展的重要原因。

然而,除了節稅效應,信托還有一個鮮為人知的財富管理效應,即充當了財產的“防火墻”。

因為信托獨具的信托資產破產保護機制,而信托的委托人和受益人往往不是同一人,如果受托人死亡、離異或破產,信托財產不會受其牽連,債權人或配偶都無權拿回。此外,用于設立信托的信托財產獨立于受托人,即使受托人(一般為信托機構或私人銀行)發生破產、清算等經營風險,受托人的信托財產也不受波及,法律規定會有有另一家機構來接管。

蔡達爾又講述了另一個故事。

香港曾有一位富商,購買一份1,000萬港幣、為期三年的信托,受益人為10歲女兒。未料,二年后,該富商經營不善,資不抵債,面臨破產。在清算時,發現該富商曾有一筆1,000萬港幣資金轉出,經調查,發現這筆錢變身一個信托,而且受益人是他的女兒,因此,債權人是無法動用這筆信托中的錢款。如今,三年已經到期,信托已轉為現金劃至女兒名下。按照香港的有關法律,信托只管受益人是否拿到錢,而不管受益人拿到錢后給誰用,又怎么用,富商就是靠這筆信托重整旗鼓,東山再起。

nba排名